石城子村歌创作纪实 | 莫为繁华失本真

2019-10-31 09:09

原作者: 吕途 来自: 新工人乐团

石城子村歌工作坊微纪录片,影像制作:中国乡建院/吴江


《石头也香甜》

石头墙,石头房,石头小村庄
一块石头四两油,没它不长粮

核桃香,栗子甜,古树上百年
大山沟里空气鲜,石头也香甜

太阳照,月儿圆,石头有温暖
父母辛劳挑重担,儿女永依恋

大石头、小石头,牢牢抱成团
用手薅草也情愿,生态建家园

石城子村!群山环抱,
石城子人!实实在在;
石城子村!不忘初心,
石城子人!勤劳坚韧。

莫为繁华失本真
不惧风雨屹立天地间

音乐工作坊协作者:孙恒、吕途、施盈竹、吴江、李进华
参与创作的村民:樊贵祥、胡建、周小清、李丽丽、詹亚娟、朱凤珍、胡立祥、胡艳红、朱桂英、翟文秋
音乐工作坊时间:2019年9月4日——7日
音乐工作坊地点:石城子村委会议室

石头小村庄:历史回望


9月3日上午,我和孙恒从北京平谷同心公社营地出发,行程250公里,来到河北省秦皇岛市青龙满族自治县七道河乡石城子村。在村委会胡书记的邀请和支持下,和村民们一起创作村歌,为即将在9月23日举办的丰收节献礼(中国的丰收节定在每年秋分这一天)。


9月4日上午,我们拜访了老支书樊贵祥,他前前后后在石城子村当了20年左右的村主任和村书记。1939年出生,回顾这一生的经历,老支书充满惆怅。

最深刻的记忆要追述到1942年。日本侵略者占领了这一带,因为这里的村民藏匿了很多八路军伤员,村民中也有一些共产党的地下联络员,日本人决定把这里变成“无住地带”,不允许村民居住,不允许村民耕种。在交通要道设上关卡,拦截跑回来偷偷种地的村民。因为瘟病、憋闷和饥饿,原来100多口人,到1949年,只剩下60多口。


最愤恨的记忆是日本人为了追缴八路军伤员而杀害村民和严刑逼供。石城子村地处深山,周围林木茂密、山洞隐秘,很多来自江西的八路军伤员被藏匿在山洞里。樊书记的二叔当时任甲长,是共产党的地下联络员。后来,日本人把他二叔和其他几位联络员都抓了起来,严刑逼供未果,全部杀害。樊书记的爸爸不得不继续担任那些工作,后来也被日本人抓住了,烙铁已经烧红,准备严刑逼供,日本兵突然听到集合哨声,全都撤走了,樊书记的爸爸死里逃生。

樊书记一生经历丰富,回忆往事万千惆怅,其中最纠结的记忆是“抢山林”。1980年代之前,石城子周围都是密密麻麻的山林,特别多的古树,几百年树龄的大树漫山遍野。村子里有护林员。各家各户盖房子需要木材的时候,可以向村子里申请砍伐指标,按规定交钱之后才可以砍树。1980年代初,刮起一股猛烈的抢砍林木的风潮,一些偷树的人来自外村。这股风潮过后,石城子周边山上的大树损失殆尽。樊书记还因此被认定渎职罪,被免职。樊书记说,他以一己之力根本拦不住,他当时也向上面汇报了,却最终获罪。虽然10多年之后又当上了村主任和村书记,但是,那段时间黑色的记忆挥之不去。


山和水总是连在一起,还有一句俗语说:山有多高,水有多高。在石城子村,几十年前潺潺流淌的溪流和小河大多断流。综合大家的记忆,在1980年代和之前,沟沟岔岔都有水,常年不断。村里30多岁的年轻人回忆说,他们小时候常年流水不断,水里还有鱼。后来逐渐干涸,只有下大雨的时节才有水。断流的原因可能有三个:(1)有人认为跟1976年的大地震有关,怀疑是不是地壳给震裂了,水都渗到地下了;(2)有人认为和山上的大树大都被砍光有关,但是还有人说,现在,都退耕还林了,山上的树又茂密了起来,但是,水还是没有保持住;(3)有人认为,和大环境有关,整个气候越来越干旱,雨水越来越少。大家都有一个美好的愿望,随着石城子村生态环境越来越好,大家的环保意识越来越强,也许有一天,石城子的沟沟岔岔又会山水相连啦。

群山环抱的石城子村:上山的路


住在大山里面的人都有一个关于路的记忆,尤其是那些经历过从“没有路”到“有路”这个过程的人。路,影响到很多事情。9月4日下午,我访谈了村民胡立新。他1976年出生,上到初一就辍学了,提到这个事情,应该触到他的痛点吧,他说:“如果当时的路是现在这个样子,估计他就不会那么早辍学。”


他当时在七道河子乡中学(现在改为小学了)上初一,当时学校没有住宿条件,每天骑车上学,骑车回家,7公里的山路,去的时候是下坡,半个小时可以到,回家是上坡,骑不动,一路推着车,最快也要1小时10分钟,到家都天黑了,都晚上8点多了。中午带着干粮对付一顿。太苦了。家庭条件好的同学,或者住在亲戚家,或者家里给租个房子住下,就能坚持读书。现在条件好了,学生可以住校,到周五晚上有通勤车把孩子们送回家。

说起山里的路,樊书记给我讲了一段“趣事”。他那个时候,不仅没有路,连路基都没有,走路都得蹦着走,骑车的时候,脚蹬子经常磕到石头。


山路弯弯,通向不同的山坡,这些年,不同的山坡都铺了水泥路。山里人,年长的人,倾向于对生活进行纵向的对比,从没有路到水泥路的变化是重大的,心存巨大的感激;习惯了平路和宽敞道路的人们似乎更倾向于横向对比,在今天这个物欲横流和暴发户特别多的时代,发现自己被淹没在大多数苦苦挣扎的人群中时,倍感不公,不满意,不甘心。也许,我们既要纵向对比,也要横向对比;但是,无论如何对比,核心是知道自己想要什么。

工作坊期间,我们请村民们用画笔描绘出自己最想表达的内容。胡立祥很快就完成了作品:《工路上山》。


村子里大部分的男劳力都外出打工,胡立新也不例外。他从16岁开始外出打工,各行各业都接触过,后来主要做建筑工程方面的工作。最近,用他的话说,被哥哥(胡凤伍书记)给“额上了”,承接了民宿和村标的建设。胡立新说,给家乡干工程只能干好,就是赔本也得干好。


莫为繁华失本真:带头人的精神世界

9月4日晚上,操劳了一天的村支书胡凤伍带着疲惫接受了我的访谈。他1980年出生,2000年到县畜牧局动物防疫站工作(胡书记现在仍在兽医站挂职)。2012年,胡书记主动要求回到山村任职。他说:“在外面工作很多年,见识了很多,看到农村里的年轻人都往外走,乡村破败了。我回到家乡,想看看能不能给乡村找出一条出路。不希望村庄消亡。”


吕途:“你回到家乡这7年,是按照你当初向往的方向在前进吗?”

胡书记:“是的。”

吕途:“这太好了。我去过蛮多村子,很多村干部都很敬业。有的村干部很希望做些有益的事情,但是遇到来自村民的阻力,觉得老百姓素质存在问题。你认为你可以向着积极方向发展的原因是什么呢?”

胡书记:“这里的老百姓淳朴善良,绝大多数是这样,刁民也有。做事能不能成,取决于老百姓。我做了一些事情,老百姓的配合是很大的原因。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:外面朋友带来的资源的支持。”

吕途:“难道那些做不成事情的地方的老百姓真的难缠吗?”

胡书记:“刁民是少数。只要老百姓受益,大家心里都明白,就会支持你。就拿选举来说,完全不是拿钱的事情。”

吕途:“你说得到外来资源的支持,那些资源是你在外面工作期间积累的人脉吗?”

胡书记:“不是。这些外来资源是在村子里工作以后一点点积累的。是靠我们实实在在做事做出来的。外面的人来到我们这里,原来都是陌生人。接触之后,发现我们实实在在做事,就认同了我们这里。人家要看我们这里做事的出发点,无论外面扔多少钱,人不行也不行。”

吕途:“中国乡建院帮助我们村子建立了内置金融合作社,我听说今年开始以合作社为平台进行房屋收储,如果将来有收益,利益分配是如何设计的?”


胡书记:“房屋收储从今年开始做,已经收储15套。我们的分配设计是:保底加分红,要把集体和村民的利益捆绑到一起。”

吕途:“你们工作那么多,马上要迎接丰收节,村里预算也比较紧张,为什么会请我们来做村歌?”

胡书记:“长远来看,如果村子的经济发展起来了,利益越大,矛盾越多。所以,村庄的文化建设非常重要。我们的出发点是要把老百姓组织到一起,焕发老百姓的内生动力,让老百姓获得最大的福利。”


孙恒:“您对村庄的未来发展是如何设想的?” 

胡书记:“中央支持搞丰收节的村子全国一共才70个,河北省只有2个,我们石城村是其中之一。到时候央视会过来。全国60万个村子,真是万里挑一啊。我们头脑很清醒,我们差距太大了。我们方向明确,村子要想发展,农民自己玩不起来,必须通过:城乡互动。具体的发展思路是:康养度假。我的设想是,将来把村民组织到一起,统一经营管理,村民分工协作;有的做接待,有的做种植。我们村1000多口人,常驻人口500多人,有一天发展起来了,也要控制一个常驻人口的上限,不能超过1500人。人的生活环境与人口密度关系很大,如果一下子来3000人和5000人,就变味了。为了实现康养,要:建立小循环,村子里有啥吃啥,我们已经注册了‘石也香’品牌,确保食材的品质,不是说你想吃啥我们就提供啥。我们这里有地理优势,我们这里是山的尽头,翻不过去。也就是说,这里的水是源头,别人影响不了我们。如果地处下游,别人打药,我们控制不了。”


用手薅草也情愿:众志成城

进入21世纪,环境危机和食品安全危机是人类面临的首要危机,而且这两者之间紧密相关。就拿“草”来说吧,多年以来,大家已经想当然地把草当作庄稼的“敌人”,非除之而后快!而且一定要除干净。百草枯!听起来都恐怖。草,是土壤的皮肤,就如同皮肤保护人体一样,草在保护土壤,避免水土流失,草的根系除了起到疏松土壤的作用,也在给土壤释放各种有机质和微量元素;在炎热的夏天,土壤可以较低地表温度,也可以保持一定的土壤湿度。我去过很多村子,我也生活在村子里,当跟人们提及不使用除草剂的时候,很多人都把头摇得如同拨楞鼓一样。

傍晚,胡书记陪我们在村子里逛了一下,一位妇女走了过来,坐在石头上跟我们说话。胡书记问她在忙啥,她把手伸出来给我看:“今天薅了一天的草,手都起大泡了。”原来,在这里,严格杜绝使用除草剂,如果被发现将按照“村规民约”处置。


石城子村盛产板栗、核桃,有的片儿出产苹果和梨。在这里,不仅果树不许打药,整个石城子村境内的所有土地都禁止除草剂。一位妇女告诉我,花生地里的草太多了,一遍没薅完,草又长起来啦。是啊,农产品和工业产品的最大的区别是,农产品要按照自然规律去生长,违背大自然法则的做法会带来对大自然和人类的伤害,作物与草的竞争是一种自然规律,是正常的,需要人类花费劳动力去应对,通过剧毒药物来解决问题只能导致伤害。这个自然规律提示我们,农产品的价格应该有比较优势才能确保农产品的质量和安全。


在村委会的墙上,悬挂着“村规民约”,第20条铭文规定杜绝除草剂,违者会被列入黑名单。这是我看到的国内第一个这样做的村庄。我问参与音乐工作坊的妇女:“用手薅草很辛苦,愿意吗?”妇女回答:“是很辛苦,但是这是为了村子好,不愿意也得愿意!”


访谈胡立新的时候,他告诉我:“为了养家糊口,我一直在外面,没时候照顾板栗、核桃和庄稼,也不打药。栗子就那么荒着,到时候直接捡栗子。但是,收成也不比别人少。” 

农村给人一种田园风光和自然清香的想象,但是,这个想象早已和现实不符,有太多的地方,在除草剂、杀虫剂等农药化肥的作用下,一走近,迎来的不是鸟语花香,而是扑鼻的农药和甜蜜素的味道。幸好还有石城子这样的村庄存在,我也相信,将有越来越多的村庄会慢慢走上生态生产的道路。工作坊期间,一位村民给我们带来了家里产的苹果,味道自然醇香。我专门询问:“咱们石城子的苹果需要人工授粉吗?”回答是:“不用。”我心存感激。我20年前去山东一个苹果产区,到了苹果开花的季节,农民们就忙着用手给花授粉。明明是蜜蜂的工作,为啥要人来做?原来,蜜蜂都被杀虫剂杀死了。我们人类要珍惜大自然创造和赋予的一切,如果蜜蜂和昆虫都没有了,虫媒作物就绝产了,我们人类又将如何生存?

音乐工作坊:过程与成果都重要


石城子村参与工作坊的村民中主要是妇女,一共10位村民,7位是妇女。工作坊一开始,我们和大家一起讨论时间安排,大家觉得很为难。此时是农忙季节,一大早4点多就上山打核桃,然后照顾孩子上学,中午要回家做饭,下午还要干农活。很多人都觉得时间很难保证,也许会迟到或者早退。


随着第一天工作坊的进行,大家从言语不多,到逐步参与和表达。而且,没有人早退,也没有人迟到。有的村民,因为家离村部距离远,中午干脆就没有回家。


第一天,我们的日程如下:
协作者介绍工作坊
大家商定工作坊纪律
练习《聆听声音》
气息及声音训练
《我的一首歌》:每人唱一支歌
集体回顾石城子村《大事记》
游戏《是谁在唱歌》:体会节奏与合作
讲述《生命故事》,
然后用接龙的方式进行歌词创作


上午11点多结束的时候,我问大家一个问题:“下午和明天会坚持参加吗?为什么?”所有人都回答:“会坚持参加,会按时参加”,大多数人都说:“出于对村里工作的支持,所以才会参加这个工作坊。”


下午4点钟结束的时候,我问大家对这一天活动的感受,出现最多的词语是:“开心”;还有人说:“激动、着急、感受到团结、觉得不可思议、如同回到上学的时候、不同片的村民坐一起搞创作是难得的聚会,……”


第二天,我们的日程如下:
练习《呼吸与声音》
收集的当地的顺口溜、俚语
作画《我心中的石城子村》
《印象石城子》词语收集
歌词创作
游戏《节奏圈》
修改歌词
创作歌曲


第二天下午,我们创作出了村歌《石头也香甜》。回忆这短短2天,对比上个月在重庆和昆明的村子里的创作过程,石城子村的创作过程是最艰难的。遇到了两个困境:


第一个大困境是,第一天没有收集到足够的创作素材。第一天,大家发言很少,比如,生命故事分享的时候,给每个人短短3分钟,大多数人都用不完,有的寥寥数语就说完了。这导致我们无法收集到足够的创作素材,没有素材就如同无米之炊。幸好,到了第二天,大家经过了前一天的体验,激发了参与的热情,在“印象石城子”词语收集过程中,大家贡献了丰富的素材,也正因为如此,我们的歌词不仅生动,而且反应了石城子村的真实面貌。


第二个大困境是,有的参与者对曲调的风格产生了不同意见。第二天,大家的参与度明显加强。让我们协作者倍感欣慰。我们一直强调,工作坊的目标是为了创作村歌,但是,工作坊的过程是一个社区文化的创造过程,因此,过程和成果同等重要。大家通过第一天的快乐游戏和平等参与,逐渐打开了心扉和思维。第二天,大家有了积极主动参与的愿望。困境是:大家虽然对一个事情不赞同,但是,自己暂时还没有能力提出建设性意见。我们创作歌曲的步骤是,先创作歌词,然后在歌词中寻找蕴含的节奏和韵律,再哼出曲调。下午,当我们根据歌词哼出曲调后,大家对带有说唱的民谣曲调不太认可,因为大家希望村歌抒情一些,比如:会想象和《家在秦皇岛》类似的曲调。


更为“糟糕”的是,我们给大家播放了重庆联丰村的村歌《山水联丰》,大家觉得更喜欢联丰村村歌的曲调。我们跟村民解释,联丰村的村歌参考了重庆民歌的曲调,但是,我们石城子一带没有民歌可以给我们参考。还有,歌词基本确定之后,韵律和曲调的风格就已经蕴含在里面了,如果想要不同的曲调,就得重新写词。《石头也香甜》的曲调中,有京韵大鼓的味道,带有京津冀一带的风格。还有,对于我和孙恒来说,在不同的村子创作出不同的风格很重要。村歌如果千篇一律就是一种失败。


随着一遍遍演唱和体会,大家越来越喜欢和接受这个曲调。后来,在大家的热情带动之下,我们临时决定,当天晚上在村部的舞台上给村民首演村歌,举办了一个小型联欢会。


石城子村大事记:

村子有300多年的历史,康熙顺治的时候,开垦荒地,3年不收皇粮;
板栗树,几百年了;
1942年到1945年,被日军占领,石城子村的村民舍命救伤员,在周围山洞里藏匿八路军;
1949年,发大水,地都给冲了;
1959年,发大水,泥石流,房子和土地被破坏,30人遇难;
1973年,又发一场大水;
1973年,盖村部,2014年,翻盖村部;
1975年,修进村主路的路基,村民自筹资金买炸药和雷管;
1976年,地震,房倒屋塌;
1979年,计划生育;
1981年,通电;
1981年,包产到户;
1990年代,退耕还林;
2005年,修进村的主路,打成水泥路;
2013年,免费午餐项目;
2015年,2017年,打上山水泥路,打了好几条。以前,需要挑10次才能挑上山的东西,现在一次就运上去了;
2017年,2018年,修蓄水池,修了18个,引水上山;
2017年,路灯;
2017年,易地搬迁;
2017年,乡建院帮助建立内置金融合作社,已经分红2次;
2018年,第一次办丰收节;
2019年,乡建院帮助开展垃圾分类;
2019年,设立《村规民约》,其中有一条是杜绝除草剂。

关于村歌计划

村歌计划简介

“村歌计划”属于“爱故乡”全国系列文化活动中的一部分,既有强大的乡村建设领域专家学者的思想理论指导与专业培训团队,更有全国各地的基层乡村建设团队与带头人作为项目活动支持网络。2018年启动至今,“村歌计划”项目组在安徽省阜阳市颍州区三合镇南塘村、河南省信阳市平桥区五里店郝堂村、安徽阜阳大申庄村、重庆城口县联丰村、云南安宁白甸村、河北青龙石城子村开展了六期村歌音乐工作坊。2019年,“村歌计划”将继续推动,希望能够在全国范围内形成较好的社会影响力和带头示范作用,为振兴乡村的伟大战略发挥积极的作用。


发起单位

爱故乡艺术团,大地民谣,新工人乐团,中国乡建院,北京爱故乡文化发展中心。

“村歌计划”项目组现面向全国各地招募有需求的合作伙伴,举办村歌音乐工作坊,创作我们自己的村歌。

招募名额:4个村
报名时间:至少提前一个月预约
确认流程:1、报名预约;2、前期沟通;3、确认合作;
报名条件:1、有在地驻点工作人员专人负责项目;2、能够组织村民参与村歌音乐工作坊;3、能够承担工作坊相关费用;
相关费用:
1、交通及食宿费:工作坊培训师2-3人;
2、工作坊培训费:10000元(含培训师2-3人调研及工作坊培训)
3、村歌作品制作费:10000元(含词曲整理、编曲、录音、缩混等后期制作)
联络方式:
手机微信:许多13810851024(微信同号)
电子邮件:1628137272@qq.com


工作流程

第一步 村庄调研:由“村歌计划”项目组派人到项目点实地走访调研,收集村庄的文化历史人文信息资料,拜访村委、老人、妇女、儿童、文艺骨干、返乡青年、乡贤人物等,做访谈记录。组织相关人员召开“村歌筹备座谈会”,了解需求,为村歌创作前期准备工作。(1-2天)

第二步 村歌音乐工作坊:由“村歌计划”项目组指派专业培训师(2-3名培训师),举办“村歌音乐工作坊”,邀请村民参与集体创作,产出“村歌”词曲初稿,并讨论乡村社区文化活动展望。(2-3天)

第三步 村歌音乐制作:由“村歌计划”项目专业团队负责村歌的编曲、录音、缩混及后期制作,完成村歌音乐成品(一个月左右)。


 

重庆联丰村-村歌音乐工作坊微纪录片 
拍摄制作/中国乡建院-吴江


“村歌里面有村庄的生命故事和文化历史,更多的是将个人故事与村庄联系起进行集体创作、集思广益,共同合唱。”

——段玉(村歌音乐工作坊协作者)


河南信阳郝堂村歌音乐工作坊


“希望能唱响我们自己的村歌;希望能更重视传统娱乐资源和文化,新的乡村文艺应在原有文化的基础上生长发育;希望能把郝堂文化艺术团建成一个真正的自组织,希望能常态化的开展文艺活动。”

——姜佳佳(河南信阳乡村建设协作者中心主任)


“村歌创作出来了,我们就要组织大家传唱,所以要组建南塘村歌合唱团,不仅在本村唱,还要走出去唱,以歌会友,以歌聚人心。”

——杨云标(安徽阜阳南塘兴农合作社创办人)


“村歌计划,不是给与而是参与,不是失去自己的文化,而是自己创造自己的文化,又主动传播自己文化的过程。我们来唱自己的歌,希望每个乡村都能唱响自己的村歌。”

——孙恒(村歌计划发起人)

注:© 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。未经允许,请勿用于商业!
声明:转载或其他合作请联系邮箱:shiwuzhuquan@126.com

Time